今天是:
  您當前的位置:文萃藝海

童年記憶

發布時間: 19-08-12 被閱覽數: 次 來源: 黨群部  

歲月如梭,不經意間已是人到中年。生活的重重壓力讓我不由自主地回憶起童年的幸福生活來。

我的老家坐落在大山里,叫和平新村。兩排大約有30間房子,土木結構的,樓房是木板做的,連在一起,夯土墻,冬暖夏涼,中間一行露天過道,住著20余戶人家, 100多人。村子前排墻面上赫然寫著“農業學大寨”五個白色大字,前面是寬闊的大坪,高高的圍墻圍著,是曬稻谷的場所。村口下面有一個大魚塘,通常用來養魚,也用來推動水車加工稻米,是村集體收入主要源頭,也是我們游泳的好去處。

我的童年就在這里渡過。那時的人勤奮、團結、積極、開心。大人們常常白天干活,晚上開會、記工分,有時晚上還要開展“掃盲”學習。開完會,就把桌椅排成幾排,由一位有初中文化的青年當教師,主要是教識字、寫借條、收據、請假條等簡易應用文,有時也會學數學。參加學習的有近二十人,教材是由上面統一配發的,他們大多數都是文盲,有的壓根就沒有上過學。別看他們緊張,但精神文化生活還是挺豐富的。晨起有廣播播放音樂、新聞;夜里,大人們聚集在院子里拉二胡、吹笛子,講故事,說段子;逢年過節,大家湊在一起,擺上長街陣,熱熱鬧鬧地共享勞動成果,共同渡過愉快的節日。現在回想起來,感覺到他們的生活既嚴肅緊張,又輕松活潑,是一個幸福美滿的時代。

那時已經有了插秧機、打谷機、手扶拖拉機。80年代初期,農村也開始修鄉村公路,不過常常被山洪沖毀,要經常維護。手扶拖拉機、大拖來機、還有解放牌汽車經常開進村子運木柴,為村民增加了一條致富的路子。

農忙季節,男人和年輕一點的女人都在戶外勞動,上了年紀的婦女負責曬稻谷、做飯,不滿8歲的小孩是不用干活的,滿了8歲的小孩就會幫忙放牛、挑秧苗、拾稻穗,有的還能拿到一點公分。我們小,常賴在飯堂等飯團吃,飯團抓點鹽,特好吃,鍋巴也是我們的美味。

大人們農閑時節也會玩牌,但他們從不賭博。他們玩爭上游,升級等娛樂性比賽,輸了就在臉上貼一張紙,或鉆桌子。農閑時也會搞點副業,上山砍材,曬干后,逢圩日就挑到街上買。孩子們特喜歡父母趕集,只要他們去趕集,我們就會在村口的一顆大樹下等糖果吃,雖然不多,但都感到幸福滿滿。

村里人非常團結,樂于助人。誰家的老人生病了,不能走動,村里就會組織幾個年輕人用轎子抬到鎮衛生院。記得奶奶生病了,就是村里3位年輕人幫忙和父親一起抬到衛生院醫治。抬轎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那時沒有客運車,從村子里到衛生院大約有15里路,還要爬幾個山坡。每逢村民遇大病,醫藥費不夠,村里人是會一起想辦法籌借的,村民家的紅白喜事,大家也都鼎力相助。

留給我印象最深的人是張光年隊長,威望很高。他一呼百應,開工的口哨一吹,村民們立即拿著農具站到村中間的過道上集合,誰慢一點就會挨批,他負責整個勞動過程的監督,有權提議扣誰的工分,只要他提議,小組里的保管和會計認可,扣工分的決定就會順利通過。在村里偶有矛盾糾紛,村民們便找他調解,作和事佬是他的本職工作,大家都會聽他的意見,在村民的心中,他處事比較公正。

不知什么原因,自1981年分田到戶后,村里面的矛盾就多了起來。剛開始那一兩年,大家還能夠樂于助人,互相幫忙收割稻子。過后不久,村民們就自私自利起來了,那種包容心、同理心瞬間消失。鄰居間為了為了房前屋后柴火堆放問題、種樹占位問題,還有為了稻田飲水灌溉問題都會起紛爭。其實老家并不缺水,但那時的人不可思議地會圍繞引水澆灌問題大打出手,有一對堂兄弟就經常鬧得不可開交,隊長再也沒有能力調解哪些是非問題了。

童心無暇,那份記憶是真切的,那種團結奮進的集體主義精神深深地根植在我的靈魂深處,這種精神一直激勵我熱愛集體,愛崗敬業,與人為善。

 

(黨群部  張東岳)


 
Copyright 2013 贛州高速公路有限責任公司 GANZHOU EXPRESSWAY CO,LTD. 版權所有
地址:江西省贛州市章貢區沙石鎮贛康高速管理中心 郵編:341000 電話(傳真):0797-8289921
ICP備案號:贛ICP備10200801號
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